微博上谣言横行,还有学者随意泼脏水,事后却不以为耻;游行中总有人砸车砸店,就连使馆车辆也能遇袭,还引来叫好声一片。这样的事情一次次发生,我们不由得追溯根源,是不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?

什么是公民教育课?12bet线上娱乐城合营商

现代教育应该教会一个人如何做公民。什么是公民教育课?过去和别处的公民教育课是怎样的?本期锐评,我们谈谈公民教育课。

2012年9月7日 第 009 期  专题制作:张博
 

始于民国的中国公民教育课

公民教育的起源

  公民的概念不是中国固有的,而是从西方引入,可上溯到公元前8世纪的希腊,柏拉图的《国家篇》与《法律篇》中都有对公民教育的阐述,认为这是国家组织的重要基础。经过罗马共和时代,到16世纪,公民教育在欧洲随国家思想而勃兴。“由国家大规模的担承近代意义的公民训练的学校之设施”则始于19世纪。从那时起,公民教育不仅成为普通教育的重要内容,也是其主要目标。

  何谓公民教育?公民教育要达成什么目标?早在1924年,张粒民就清晰地阐明了这一点:

  概括言之,在养成明达之公民;演绎言之,则了解自己和社会之关系,启发改良社会之常识与思想,养成适于营现代生活之习惯。

  在生活习惯已称得上现代的今日中国,公民教育的核心应是:权利与义务的教育。

民国初期——公民教育的黄金时代

  早在民国初年,公民教育就开始在基础教育中占有一席之地,只不过尚未冠以“公民教育”之名,而是作为修身教育的组成部分。1912年,时任教育总长蔡元培就提出了“以公民道德为中坚”的教育方针,并且将“公民道德教育”作为“五育”之首。

  1917年,第一本中国公民教育教科书问世。这本《公民须知》以“公民”命名,以公民教育为宗旨。当时的学校课程设有修身科,类似今日的德育课程,根据教育部的规定,修身科“兼授公民须知”,这本教材就是供国民学校的修身科学生使用。

  之后,修身科教材逐渐淡化德育,愈加重视公民教育。商务印书馆推出的共和国教科书系列中的“新修身教科书”明确表示“本书以养成共和国民之道德为目的,注重独立、自尊、爱国、乐群诸义”,这明显不同于过去为承接传统儒家教育而设置的修身课程。

  除了“新修身教科书”外,同一时期的国文教科书,也就是今日的语文课,也部分承担着公民教育的责任。当时的高小(即小学高年级)教材第一课的题目就是《国体与政体》,初小(即小学低年级)有《民主国》《法律》《司法》《行政》《选举权》等课。

  1924年,修身教育在内容和名称上全面转型为公民教育。公民课成为基础教育阶段培育公民的核心,原先国文教科书承担的公民教育职能从此弱化。

  1927年蒋介石建立南京国民政府之后,试图以党化教育替代公民教育,在公民科外,增加三民主义科,后合并,改称党义。因遭到教育界普遍抵触,再加上“九一八”事变后的民族危机,“党义科”仅仅三年后即无奈地取消。但是之后,三民主义的意识形态仍不可避免地逐渐渗入教科书之中。

  抗战全民爆发后,迁都重庆的国民政府一度推行“国定本”,以商务印书馆为代表的民营出版业再不得编写教科书。由于三民主义意识形态的介入和党化教育的侵蚀、污染、异化,公民教育的黄金时代再不得重现。 

没有垄断的教科书出版市场

  上世纪40年代之前,政府并不垄断教科书出版行业。商务印书馆、中华书局、开明书店、世界书局等四家出版社,各自组织人员编辑、发行教科书,基本上瓜分了整个教科书市场。政府只靠课程大纲为各出版社框定大方向,而自己并不编辑、发行教科书。

  直到40年代,官办的中正书局介入教科书的编辑和印刷。但也还是和民营合作,没有垄断。

  在这种前提下,各出版社得以相对独立地编写公民教育教科书,单一的意识形态灌输无法实现。

大师操刀的小学教科书

  竞争的教科书出版市场带来的另一点好处是,市场规律驱使各出版社提升书籍品质,不少大师都参与到中小学教科书编辑中来。

  虽为中小学公民教育,却有蔡元培这样的教育家,张元济这样的出版泰斗,周鲠生这样的法学家参与教科书的编辑工作。

  开明书店的初小、高校国语教材,共12册,课文都是叶圣陶写的,插图是丰子恺画的。

  由大师操刀的作品,品质当然有保障。

振聋发聩的公民常识

  在几千年帝制的旧土上培植新花,公民教育是最为重要的肥料之一。无论从其社会影响力,或是内容之先进来说,写在民国中小学教科书上的公民常识都称得上振聋发聩。

  1912年的《共和国教科书新修身》高小教材中的《自由》一课中这样说:

  “人类者,天赋以自由权者也。有身体之自由,有思想之自由,有信仰之自由。

  身体自由者,苟不犯罪,无论何人,不能拘束囚禁我之身体。思想自由者,若言论权,若出版权,若著作权,皆为我之所有,他人不得侵犯。信仰自由者,我所信仰之宗教,不能以国力强制之。夫以国体共和,吾人可益伸张自由之权。然自由者,固以法律为范围也。

  要之,吾人自己之生命财产名誉,固当贵重,而尤不可妨害他人之生命财产名誉。妨害他人者,即轶出于法律之外者也。”

  1912年的《共和国教科书新国文》高小教材的第一册第一课就是《国体与政体》:

  “国体有二,曰君主,曰民主。君位世袭者,是为君主国,不置君位,由人民公举总统者,是为民主国。

  政体有二,曰专制,曰立宪,政权由一人或一部独揽者,是为专制国。政权分为数部者,是为立宪国。

  立宪国之政权,大抵分为三部,立法属于议院,司法属于法院,行政属于政府,各有权限,一切以宪法为断。

  世界各国,有君主立宪,有民主立宪,各因其历史而异。惟君主专制,不适于今日之世界,几无复存者矣。”

  1924年出版的《新学制公民教科书》(小学校高级用书)在《好政府》一课中这样说:

  “好官吏、好法律、都是好政府的原动力。但是最重要的原动力还是好人民。好人民应当做些什么事情呢?好人民应当做的事情就是:对于政治事务要时时关心,时时监督。在选举的时候,人民固然要认真选举;选举以后,也要随时监督国会和政府。国会和政府一举一动都有人民监督着,国会就不敢议决违背民意的法律,政府也不敢做出违背民意的事情。这样一来,自然会产生好官吏和好法律。所以人民要想有好政府,不必希望别人,只要自己对于政治事务,肯时时关心和监督就是了。"

大陆之外的公民教育

美国——在公民教育活动中学习

  美国的大部分州都有制定公民教育政策,但公民教育大都不属必修科目,学校主要通过历史、公民(civics)或社会教育(social studies)科教授公民教育。

  在正规课程外,美国学生还有机会参与很多课外的公民教育活动,以学习政治参与的技能和民主价值。当中较多学生参与的是“初级政治家计划”(Junior State of America)和“公民计划”(Project Citizen)这两个由民间团体组织的公民教育活动。“初级政治家计划”是一个由中学生自发组织的议政平台,来自各州的学生每年召开数次大会,辩论当前美国重大的社会政治议题,当中亦有模拟国会和嘉宾讲座等活动。“公民计划”是一个中学生公共政策学习活动,参加者要在自己小区发掘需要解决的问题,然后制订具体政策建议,并在有小区人士参与的听证会中报告和答辩,学习如何影响公共政策。(吴凯宇:《每个国家都有国民教育?——简述美国、英国、澳洲、德国的制度》)

德国——多元化的公民教育

  发生过纳粹悲剧的德国受历史影响,特别强调公民教育的多元化。

  这种多元化分为多个层次:第一,在联邦制的德国,州政府在教育领域享有相当的自治权,因而并不存在统一的公民教育政策;第二,政党、社区、工会、行业协会等多种组织参与到公民教育中来;第三,在教学过程中,特别注重思想包容,避免思想灌输。

  总体来讲,德国的公民教育也主要是融入在地理、历史、社会教育和政治学等科目里,内容包括本国地理、历史、社会体制、政治体制、公民权责等。课堂之外,学生可以参与校务委员会,参与讨论和决策校政。

东方之珠的公民教育窘境

  在港英时代,涉及身份认同的话题是禁忌,公民教育在学校也较少见。

  1984年,在商定香港前途的《中英联合声明》出台后,香港政府属下的教育署在1985年首次正式颁布了《学校公民教育指引》。同年,香港政府成立公民教育委员会,负责公民教育议题的宣传与推广。

  直至1996年的新版《公民教育指引》,这一阶段的公民教育以“公民素质”为核心。

  回归后的2000年的课程改革文件中,“国情教育”的概念首次被提出,“国民身份认同”被确立为课程中五个优先培养的价值观之一。

  之后,香港的公民教育逐渐更加强调“国民价值”而非“公民价值”,公民教育的重要基础课程——“中国历史”却被淡化。

学校,请教我们做公民

学校,请教我如何做公民

  不同于由少数人统治的君权时代,民主社会的有效运转,依靠于大批有知识、有能力、有担当,知道如何行使他的权利和义务的公民。若只知义务而不知权利,那就有逆来顺受的顺民;若只知权利而不知义务,就可能产生暴民。只有知晓并履行身为公民所应有的权利与义务的国民,才称得上合格的公民,才得以为民主社会构建良好的国民基础。

  一个合格的公民,不会在微博信口开河乱泼脏水,不会滥用人肉并公开私人信息,因为他知道自由有界限,逾界须担责;一个合格的公民,不会在游行中砸车砸店,不会拔下市委书记的上衣,不会打一个不让座的人,因为他知道法律是行为底线,你的立场再正当也无法改变这一点。一个合格的公民,不是国家的敌人,恰恰相反,他是国家的忠实建设者,而非破坏者。

  公民不是天生的,而是后天培养的。学校是培养公民的重要场所,为了塑造国家的忠实建设者,学校应该教会我们:国家为什么要收税?投票是怎么一回事?要怎么开会、怎么参与公共讨论?要怎么行使宪法赋予我们的言论、出版、集会、结社、游行、示威的自由?

学校,请这样教我们

  1976年,在经历过纳粹惨剧的德国,一些教育工作者达成“博特斯巴赫共识”,它被视为德国公民教育的圣经,或许也可作为我们的公民教育原则:

  第一,禁止灌输。不允许教师用任何手段对学生进行灌输,因为这会妨碍学生独立判断的形成。这是“政治教育”和“灌输”的区别所在,因为“灌输”与民主社会的教师角色不相匹配,也与被普遍认可的、学生独立使用自己的理性的教育目标不相符。

  第二,保持争议。在科学和政治上有争议的一切内容,在教学中也必须保持争议。这与第一个原则密切相关,因为如果打击争辩,压制不同的观点,就会重回灌输的老路。这就要求教师的个人立场,无论是政治观念还是科学观点,都必须是中立的、客观的,与其对立的观点也应该被探讨。

  第三,培养学生的分析能力与维护个体利益的能力。政治教育必须使学生能够分析政治形势以及他自己的相关利益,能够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寻求影响既定形势的手段。这种原则强调学生需掌握一种操作性的能力,是前两个原则的逻辑结果。

学校,请教我们做世界公民

  先进的公民教育,视野已不只局限于本国之内。对于地球和全球社区的关怀和行动,是对公民提出的更高要求,是学校应该弥补的教学盲区。这是因为,全球化时代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,一个再清楚不过的例子是:始于欧洲或是美国的经济危机,使中国的外贸经济受到压制,就业形势更为严峻;另一个每年都在发生的事情是,发端于中国西北的沙尘暴远播韩国、日本,很多日本组织或个人因而在中国种下树木。

  做一个世界公民,意味着关心全球化竞争中的弱者,意味着讲求合作共赢。富士康在大陆的代工厂被外媒曝光称为“血汗工厂”,富士康与苹果公司为应对抗议声,不得不提高工人待遇。美国民众因为中国工人的悲惨遭遇而上街抗议,并迫使经济巨头做出让步,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美国民众的世界公民意识,或许他们对“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”的理解更为深刻。

  培养世界公民,发达国家在领跑。在澳大利亚的一个公民教育网站,“沙漠化”问题会被这样讨论:

  首先给出关于沙漠化的常识。

  假设学生挑选内蒙古作为研究课题,教学手册建议老师将学生分组,以六个不同角色和立场来进行研究和辩论:蒙古牧民,中国官员,国际环保组织,志愿者,旅游业者,观光客。牧民对沙漠的历史情感、传统生活方式,文化价值观以及他的经济需求,与政府官员从国家治理出发的认知可能有很大的差距。国际环保组织所注重的环境层面,很可能和当地推动沙漠观光旅游的业者利益有直接冲突。观光客在享受越野车横扫沙漠的同时,又必须要有什么样的常识和价值观,才不会成为破坏生态环境的无知“共犯”?要解决内蒙古沙漠化的急速扩大问题,这六个认知不同、立场矛盾的团体需要如何处理彼此的矛盾,才可能找到真正可执行的解决方案?

  认识问题之后,是行动。网页接着告诉学生,在防治沙漠化方面澳洲政府已经有了什么具体作为,联合国以及各国政府又做了什么。但是更重要的是,“你”能做什么。

  这样培养出来的公民,想必思考更为周密,胸怀更为博大,感情更为饱满;想必不会动辄就要抵制日货,不会轻易地贴标签,不会觉得为了国家能够赚取外汇,有血汗工厂也没什么。

观点

学者资中筠 教育方针的指向至关重要。百年树人,如果十年为一轮,按照这套教科书的基本宗旨奠定一轮轮少年的“读书明理”的基础,今日为生,明日为师,再加以随着经济的发展,教育普及,扩大覆盖面,到百年后的今天,人心世道会是怎样景象?还能以中国人“素质不高,因而不适于行民主”为借口吗?公民社会还会那么遥远,甚至不可言说吗?
学者李慎之 三十年代我还在读初中的时候,整整三年都学过一门公民课,用的是民营的商务印书馆编的课本。虽然分量不大,但是相当扼要而明确地教给了我们什么是国家(或政府)的权力与责任,什么是个人的权利与义务。什么叫公民,他与中国人历来说的老百姓有什么区别。我们当年的教师又是一个口才极好,极善于启发学生对公民权利的觉悟的人,使我印象深刻,至今难忘。
学者傅国涌 中小学教育要提供的是底线教育,而不是高端的教育、成为天才的教育、成为科学家的教育。在一个常态社会,教育要提供给人的首先是常识教育、公民教育,如果缺乏健全的常识教育、公民教育,你就是把数理化学得最好又能如何?今天我们的教育迫切需要解决这一问题。
作家龙应台 先进国家的公民教育,早已不再是传统的“爱国教育”,“爱国”已不足以保存自己;从前所标榜的道德标准──不外乎忠诚礼义勇敢负责等等,也早已转换为对于地球和全球社区的关怀和行动。

调查


摘录


    所谓自由者,即天赋之人权是耳。凡人之身体财产名誉信教言论著作出版集会结社营业家宅书信等,苟非依法律,皆不得干涉其自由。此人民固有之权利也。
    ——1917年《共和国教科书新修身》(高小用书)


    就国会方面来说,议员要明白他们是人民的代表,无论议决的什么案件,都要以人民全体的福利为前提。就政府方面来说,第一,行政首领须将财政方面和政治方面一切事务详细报告于国会;第二,所有法律须交国会议决,然后公布。就人民方面来说,人民虽则选出代表组织国会来执行政权,却不可因此卸责;一方面应当监督议员的言论,一方面应当做议员的后盾。这都是代议制度的精神。
    ——1924年《新学制公民教科书》(高小用书)


    我们中国人向来对社会的事情漠不关心;其中原因固然很多,但社会领袖之缺乏,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原因。……做社会领袖的,应当具备三个要件,第一个要件是要有热烈的感情,第二个要件是要有精明的思想,第三个要件是要有普通的知识。无感情的人,办事就没有热忱和毅力;无知识、无思想的人,办事就动辄出轨。
    ——1924年《新学制公民教科书》(高小用书)


    要知道无论我的思想学识是否胜过别人,我的见解未必一定高出于人,别人的意见未必全无理由,对于别人和我不同的意见也要尊重。即使别人的意见,我认为确有谬误的地方,也只能就事论事。
    ——1934年《复兴公民教科书》(高小用书)

结语

  教师节到了,谨以此献给坚守教育理想的教师,以及乐求真知的学生。

网友热评>

更多>>

排行榜

  • 热文
  • 本周热文
  • 热图
  • 热评
  • 博客
  • 财讯集团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财经资讯
  • 股票金融
  • 商务管理
  • 时尚娱乐
  • 友情视频
  • 友情链接